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 学 » 伦理学 » 你的孤独虽败犹荣/谁的青春不迷茫系列

你的孤独虽败犹荣/谁的青春不迷茫系列

购买数量:
  • 商品名称:你的孤独虽败犹荣/谁的青春不迷茫系列
  • 作者:刘同
  •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 出版日期:2014-07-01 00:00:00
  • ISBN:9787508645056
  • 版次:1
  • 开本:2
  • 页数:
编辑推荐

    孤独之前是迷茫,孤独之后是成长 “我叫刘同。
   33岁。
  如我这个年龄的人,大都经历过青春的迷茫,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无论我怎样假装潇洒、佯作镇定,心里总还是觉得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从负隅抵抗,到冷静旁观,才明白成长中种种的孤独感,如今看来都是无形的忘我成长。
   放下,才能接纳;接纳,才有新的力量。
   希望这本书能带来一些新的力量,在你一个人的时光里,让你成为自己世界的建造者。
   

作者简介

     刘同,光线传媒电视事业部副总裁,青年作者。历任《中国娱乐报道》《最佳现场》等多档王牌娱乐节目总监。   曾出版百万级畅销书《谁的青春不迷茫》,获2013年第八届中国作家榜年度最佳励志书。 2012年以来,刘同在清华,北大,中传,武大等百所高校进行校园宣讲,每场爆...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我从中文系毕业, 十年投身于此,也曾吃苦也曾拼命,面对那些双眼灼 灼、理想累累的同学们,我竟然语塞。
     做娱乐能算是一种理想吗? 我不止一时觉得自己过得卑微。面对朋友、家人 的不理解,我只能咬牙挺住。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想 明白这些质疑的本意——你如何才能向外界传达你存 在的意义? 自己存在的意义,多难回答的问题啊。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甚至都弄不明白:为什 么贷款需要选20年和30年?——我只能选30年啊。为 什么房子要选朝向?——能住不就行了? 家里把所有的积蓄拿出来,给我凑齐了北京一套 小户型的首付。我爸妈比我更兴奋,爸爸来北京出差 看我,让我带他去房子的工地走走。我走到未封顶的 工地,手指胡乱一指:“喏,那就是我的房子。” “哪一套?”我爸问。
     “我也不知道,就是这里面的一套。”我是真的 不明白,房子是哪一套有什么重要,重要的是有一套 。
     后来我爸一直怀疑我把首付拿去做了为非作歹的 事儿,直到交了房我住了进去,他还怀疑我是租来骗 他们的——直到拿到房产证。
     这些在我看来,都算不上什么傻事。青春,是一 个容量极其有限的内存,没有人能十全十美,有些内 容存储多了,自然有些内容就缺失了。有的人左手拿 着U盘,右手拿着硬盘,有备无患,全副武装,我看 着都觉得累。
     就是在这种承认自己某方面不足,却义无反顾朝 着一个方向奔跑的过程中,我赶上了求职节目的兴起 ,成为里面的职场达人。
     从小父母就教我如何待人处事,我照着学,却发 现自己并不招人待见。反而当我说些自己真正想说的 ,不伤害他人尊严的话时,别人会更在意我、欣赏我 ——因为那是你的思考,而不是转述别人的思考。
     后来,参加各种活动,主持人逢人就介绍我是“ 职场达人”。每次被这样介绍的时候,我都想把自己 掐死,然后警告自己,以后再也不要参加这样的活动 了。我的心虚是有原因的——钢琴好的可以称作钢琴 达人,美术好的可以称作美术达人,人人都术业有专 攻。我可好,职场达人,说白了就是职场小混混。
     后来,为了不再混,我离开了“职场达人”这个 称号。
     人生就这样到了33岁。
     我并不觉得这个年纪真的就到了而立之年。
     古代人因为寿命太短,50岁就差不多快挂了,所 以30再不立,不如直接挂了。而如今,人们动辄庆祝 80大寿,40岁才是真正的中年吧。
     所以33岁的我,以及30多岁便已被古训折腾得够 呛的青年们,我们完全可以再利用好些年去挑战人生 ,尝试多种不可能。而这其中,就包括了与少年的我 们重聚。
     在人生缓缓前行的旅途中,回首张望需要勇气, 直视而悠长,像是某种神圣的仪式。
     这些年,在出差旅途中、在他乡与旧友和老同学 的相遇,三杯两盏淡酒碰撞出来的火光,放射性地将 我们的心投影在墙面上。你会发现,再强硬的外表之 下,都有一根针立在那儿——“无论身在何方,无论 是否结婚生子,无论过得光鲜或贫瘠,十年后,我们 再聚。” 一方面,一个人越久,就越怕一群人的热闹。
     另一方面,探险已不再让人有冲动,回归过往才 让人觉得温暖。
     “我们聚会吧。” 同学在电话里这样说,手机上便有了一个专属的 微信群。
     人群数字一个一个地增加,故事一点一点地厚重 。
     到了临近毕业重聚的日子,我的内心愈发忐忑。
    怕自己会忘记他们的样子,怕自己会忘记他们的名字 ,怕自己会忍不住落泪,怕自己因过于兴奋而喝酒到 醉,怕他们会说:刘同,你变了。
     老同学互为照妖镜。多年后再相见,每个人都诚 惶诚恐,尽力让自己回到以前的样子。不是说现在的 样子自己不喜欢,而是担心老同学会忘记自己。大学 同学见证了自己最青涩最懵懂的青春,那些趁年轻犯 下的错误,自己忘记了他们却记得一清二楚。我闭着 眼都能猜到他们用极其熟悉的语气对我说:“就你那 死样子,还给我装,还给我装。”然后自顾自地笑出 来。
     老同学,恐怕是世界上称呼得最生疏却对我们最 知根知底的人。

返回顶部